*一部變動最大,故只放一部試閱,其他詳情請點→

*小更動可能。


    序

 

  水,緩緩落下──

  「你好,我是引渡者,尤。安加西奈.席德列斯,現在我們來回顧你的一生吧。」

  水落,一個又一個影像轉過,有快樂的、亦也有悲傷。自出生到死亡,一個接一個的、播放。

  不一會兒,影像結束,這意謂著:安加西奈.席德列斯,最強的破虛神座,即將與這個世界永遠告別。

  「接著呢?」安加西奈很平靜,死這件事他看得很淡了,畢竟他都讓神闇動手殺了他。只是……那身影,白髮與清澈的眸,他放不下啊!

  「本來,是要讓你選擇繼續輪迴或是不再轉世的。」

  「本來?」

  安加西奈挑眉,他注意到尤用詞上的詭異,忍不住開口問道。

  「是的,本來。」

  尤笑了。冬陽之神因不忍而去找創造之神的事彷彿就在眼前,善良的西羅納替這對搭檔講了不少話,可惜這兩人是不會知道的。

  「科里西亞御座下達指令,看在你是滅絕崇拜邪神的邪教──D.M.B的重要人物之一,所以決定讓你帶著記憶『重生』,去找神闇轉世的神座。順帶一提,御座說神闇會長得跟這一世一模一樣。」

  「不要。」安加西奈拒絕得堅定,要他帶著記憶去面對那人……那還不如讓他死一死算了。

  「……很抱歉,這是御座決定的事,不論你要不要,我都無權干涉。我負責的只有把話帶到。等一下我會先讓你進入假寐狀態,等時間到了會再送你過去。」

  尤一臉平靜的交代著,而安加西奈只是無言的看著他,臉色很陰沉。

  「別瞪我,這並不是我能決定的。另外,受到一定的刺激,是會恢復的。」

  不!那神闇還是不要記起來好了……這只會徒增他的痛苦。

  「現在當神的都這麼任性嗎?算了,時間是什麼時候?」本來想斷然否定掉的,可是……現在卻開始期待起來了。能夠與你,像在那時候的愛修諾神殿一樣,一同生活嗎?或者是,再度成為搭檔?

  「是你孫子,亞爾飛.席德列斯的孩子那一代。御座已經決定讓你生在席德列斯家,至於神闇……」尤微微一笑,對接下來的話語有所保留。

  「我們只確定他會與今世一樣,同樣的白髮,與幾近透明的藍瞳,還有乾淨的氣質……」因為那是,伴隨著靈魂的特質。

  「這樣啊……」其實怎麼樣都無所謂了,只要他是神闇,就足夠了。

  微微的光閃過,安加西奈失去了意識,進入假寐狀態,等待七十餘年的轉世。

  他的一生,他與他的故事,繼續寫下

 

  § § § § §

 

  「嗚哇哇──」

  嬰孩的哭聲想遍整個水潭旁,唯有席德列斯家的孩子,也就是安加西奈的轉生僅吸飽了氧氣就停止哭泣。開玩笑,安加西奈這人可是把面子看得比命重的,怎麼可能在有記憶的情況下放任自己哭泣。

  「咦?怎麼還有一點點血?」亞爾飛愣愣的看著手裡的孩子,還有聖潭裡剩餘的一點點血液,又化成了另一個孩子。

  雙、雙胞胎……?

  亞爾飛暗叫了聲糟,先前柯蜜和法第斯繼承上有很大的問題,雖然最後柯蜜選擇禮讓,但這不保證他的兩個孩子中,會有人禮讓而不是殘殺啊!

  雖然事實上根本就是亞爾飛多慮了,沒有人想到之後的情況會是兩個孩子互推著對方去當神座。

  血液成型了,一個有著短短白髮,很漂亮的孩子。

  「呃!」亞爾飛臉色一變,他怎麼覺得這孩子……

  「和那個人好像。」湊過來看的菲伊斯蹙眉,那個孩子與那人也太相像了吧!那個令人恐懼的……教主。

  「嗯。」亞爾飛有感而發的點了點頭,那人的恐怖他至今仍記得,但他倆身旁的人都不明所以的聽著兩人對話。

  「等等,這樣就要取兩個名字吧?」亞爾飛發現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向來對這類事情沒什麼天分的他,開始苦惱了起來,要是取得不好會不會被孩子罵啊?

  「既然這麼像就叫那位教主的名字如何?神闇哪。」

  「呃!這樣不好吧?好像很沒新意,又不是艾洛德爸爸……」

  一想到自己同為受害者之一,菲伊斯立即住了嘴,反倒是一旁的羅兒潔附和了起來。

  「神闇?這名字不錯呢。」

  「呃!」現任破虛神座和准昊絕神座面面相歔。

  神闇啊──一旁被抱著的安加西奈靜靜的看著應為他弟弟的孩子。

  這世的你,還是如此的潔淨,宛如清澈的泉水般,是多麼的令人想要……佔有。

  「那另一個呢?」亞爾飛把目光轉向另一個嬰兒,卻又發現一件事情……

  「他跟爺爺長得好像喔。」

  不准叫爺爺!儘管安加西奈在心裡大叫著,但剛出生的他根本無法講話,只有嗚咽幾聲。

  「咦?」喜歡帥哥的羅兒潔聞言立即湊了過來,嬰兒一出生就有超凡的俊容,喔喔喔──這孩子之後一定是個帥哥!羅兒潔腦裡開始冒出美好的幻想。

  「那,叫做加奈西安?」

  「亞爾飛……原來你和你父親一樣沒新意。」

  菲伊斯對席德列斯這一家完全無語了,根本就是把別人的名字隨便組合起來嘛!真是可憐的孩子啊!

 

  「加奈西安你等一下啦!」

  「真是的,是神闇你太慢了吧!」

  站在前頭的美少年停下來,回頭看了一眼一直在他身後追趕的孩子,孩子的面容不比他差,恬靜的感覺向來給人留下一個好印象,而孩子確實也如外表一樣,澄澈而美。

  「呼──我才大病初癒耶!你能不能體諒一下我這個還是病人的人啊?」

  「都說癒了還說自己是病人,你腦袋有沒有問題啊!」

  這世的加奈西安天資不比當年的安加西奈差,而且體質上竟然比安加西奈還好!加上當時安加西奈所得到的能力在轉世之後並沒有被拿走,還有未來可能會拿到更多神賜予的能力,看來史上最強的破虛神座紀錄,又會再次刷新。雖然是同一個靈魂。

  「加奈西安!」

  神闇不滿的瞪了那人一眼,有這樣的一個強大的哥哥,他很自豪,卻也很羨慕。

  他的哥哥是一個不到十歲就有可以匹配現任神座的實力的孩子,而且他還沒有繼承任何手環!相較之下……年幼就體弱多病的神闇完全被加奈西安遮住光芒,加上那一頭的白髮,讓他看起來更虛弱了,即使有強大的模仿能力,他還是永遠都比不上那人。

  「真麻煩。」加奈西安碎念了聲,伸手揉了揉弟弟的頭,直到白色的髮亂成一團他才甘心。

  「加奈西安……」神闇哀怨的看了加奈西安好幾眼,才緩慢的把一頭亂髮整理好。

  「拿你沒辦法,一起走吧。」語罷,加奈西安拉起神闇的手,牽著自家弟弟走回神殿。他對神闇總是充滿著寵溺,或許年幼的神闇還沒察覺,但他不在乎。他還要變得更強……然後保護他的弟弟,他的摯愛。

 

 

  兩人的故事,開始、轉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O球魚號 的頭像
OSO球魚號

↙★OSO社團部☆↘

OSO球魚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