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跡

*CP:韓文清X葉修

*全文時間有點跳躍

*試閱很清水,本子有R18內容



0.
  葉修再次退役時本來打算承擔家裡的責任,沒想到被以「為國爭光」之名踢去蘇黎世進行榮耀國際賽,拎個冠軍回國大神的退役生活總算走上正軌。
  是的,大神退役生活,葉修依然是那個在榮耀裡打滾時常殺的各大公會會長一夜白好幾撮頭髮的大神。
  會長們被鬧得哭天搶地求哪家大神顯顯靈收了這個禍害,他們苦啊祈求啊禱告啊,但賽季開始沒特殊狀況下還能有哪家職業選手會來網遊打滾?
  大神啊、您退役就好好休息、安分當領隊就好,幹什麼來虐菜呢!
  沒錯,在大神面前他們啥阿貓阿狗都不是,就只是路邊一踩就扁的菜!
  直到第十一賽季霸圖奪冠後的假期,某大神連續消失一星期讓公會會長們一同拍手普天同慶,決定要吃頓大餐睡頓好覺,卻又見興欣公會裡面有個叫神說要有光的戰鬥法師挑翻眾公會的全部網遊高手,無數人暗暗咬碎牙。
  直到後來又出現個拳法家擋在這位大神的馬甲面前,切斷葉神與公會間的聯繫,纏得葉修沒多餘的手和心思能夠指揮興欣公會他們才稍微安心一點。
  至於這位拳法家是哪位,他們心照不宣。

  「老韓你不講究啊,知道你嫁來心還是向著娘家,但也別這麼明顯嘛。」
  葉修叼著棒棒糖手下操作不停,角色俐落朝旁邊一滾,起身時遞出連突。
  「嫁?你現在在誰家?」
  拳法家擋住戰鬥法師的矛,回以崩拳。
  「哎哎能者多勞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沒錢。」
  韓文清越過自己的屏幕看向坐在對面的葉修,感覺到目光的葉修也抬頭,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會,擦出火花。
  對看的同時操作自然是放緩,過了半晌葉修像是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而把頭縮回螢幕下,卻直接退掉榮耀。
  「行了行了不打了,你不是說要收拾房子嗎?」
  韓文清冷哼,「還知道要收拾?」
  「別這臉我錢包裡沒錢。」葉修鑽到韓文清身旁趴在椅背上看他關掉電腦,手指一邊不安分的往人臉上戳,「笑一個?」
  然後在韓文清發作之前,抱著抹布逃之夭夭。

  這是葉修搬入他跟韓文清家的第二天,韓文清在離霸圖俱樂部不遠的地方置產,退役後仍繼續為霸圖服務成為霸圖訓練營的教練,而葉修也在他的要求下從上林苑搬出來一起住在同個屋簷下。
  先前葉修在網遊裡消失一整個星期便是為了搬家,好不容易把東西全部搬進來好好睡一覺,精神飽滿當然要上榮耀。
  葉修退役到現在還是時常帶著興欣公會打boss或是與戰隊的隊員們來場pk,網遊嘛、只要有網路人在哪裡也不那麼重要了。
  但今天葉修連一條指令都還沒下、boss的影子都還沒見著,就被風格很眼熟的拳法家攔下。
  連想都不用就知道是誰,葉修控制著戰鬥法師揮舞戰矛跟拳法家打成一團,但同為大神而且四周還有自家公會的牧師守護天使刷血,根本打也打不完。
  葉修無奈,韓文清什麼意思他也知道,只好順著人的意思乖乖整理房子。
  『反正老韓下午要去霸圖一趟,撐過早上就好。』葉修叼著早就吃完的棒棒糖想,韓文清不讓他抽太多菸,他只能咬根棍子過乾癮,『虧大了啊……』後腦杓猛地被人拍一下。
  「專心。」
  葉修轉頭看按住他後腰的韓文清,踩在小板凳上的他比韓文清高些,這高度正方便他彎腰對韓文清做些什麼。
  「小心摔下來。」
  「呵呵。」
  把抹布扔到一邊去,葉修回身抱住韓文清的頭,討個吻後臉埋在韓文清肩上笑得身體顫抖,「老韓你這畫風詭異,不習慣。」
  「抱哥下來唄。」
  不意外後腰被掐一把,葉修還來不及呼痛就被抱離板凳,雙腳接觸地面。
  「嘿!鍛鍊真好。」
  葉修拍著韓文清有點肌肉的手臂,感慨狀。
  「誰像你。」
  小肚腩被捏。
  「嘶──韓文清大大求手下留情!」
  「閉嘴。」
  不管葉修在後頭嚷嚷的垃圾話,韓文清拿起放在玄關上的鑰匙穿上鞋,「我出門了,晚餐一起吃。」
  「好。」
  葉修坐在凳子上目送韓文清出門,待門完全關上後,用完全不符合宅男身體素質的速度奔到電腦前,上.榮.耀!
  至於老韓在出門前交代的什麼要把家裡桌子窗戶地板擦乾淨,把搬來的東西收拾好什麼的,全都被拋在腦後,連續一星期沒上榮耀讓榮耀教科書此時心思全撲在榮耀上。
  至於事後可能會被這樣那樣,完全不再考慮範圍內。

  「唉沒菸。」
  榮耀到一半習慣性往口袋一摸,這時葉修才想起住進新家時菸全部被韓文清沒收餵給垃圾桶,他朝麥克風喊幾句,起身揣著錢出門買菸。
  這房子地點生活機能方便,葉修出門拐個彎就能買到菸。他走進店裡買完菸轉身,目瞪口呆看他不過買包菸的時間,外頭就下起滂沱大雨。
  流年不利啊這。葉修站在小店的屋簷下苦惱看著雨嘩啦嘩啦地下,方才晴天他自然沒帶傘出門,身上的錢也只夠買兩包菸……
  「汪!」
  「嗯?」葉修低頭,一隻幼犬溼答答的蹭著他的褲腳嗚嗚叫著,「小朋友你主人呢?」看看四周因為突然大雨而慌忙躲雨的行人們,他也找不到狗兒的主人,雖然腳邊的小傢伙一身髒污,看起來也不像有飼主。
  「你乖乖待這兒啊。」
  不想多添麻煩,葉修彎下腰拍拍小狗的頭後便打算淋雨回家,沒想到在他邁出步伐後幼犬噗哧噗哧的緊跟在後頭。
  一人一狗在家門前相看兩無言,葉修無奈蹲著看小狗討好似的舔他的手,「老韓不養狗吧?」
  「嗷嗚。」
  幼犬像是聽懂他的話,輕咬住袖子處晃了晃,眉間的毛皺成一塊,這表情反倒讓他眼睛一亮
  「哎你這表情真像老韓!」
  就因為這表情,葉修就這麼把狗帶進家門。
  當韓文清回家時,就見到自家情人一身濕坐在玄關的台階上跟一隻同樣全身濕的狗玩得歡快,「葉修……?」
  「唷老韓你回來啦。」
  葉修舉起狗掌跟韓文清打招呼,抱著狗兒走到他面前,一人一狗如出一轍的誠懇表情讓一時他無言以對。
  「這是剛剛遇見的患難同胞,牠叫小韓。」
  「……」

  身為同居人葉修還是正經的和韓文清談談養狗問題,在發誓會幫忙照顧幼犬後,韓文清想想多個家庭成員也不錯索性答應。
  後來從蘇沐橙那得知這狗是秋田犬,從此他倆的家多了隻叫小韓的狗,儘管韓文清叫牠大漠、蘇沐橙唐柔陳果喊牠君君,包子稱他老大的狗簡稱大狗,總而言之小秋田正式入住兩榮耀退役大神的家。

1.

  「葉修,抱好大漠。」
  韓文清戴著墨鏡手拎起一頂帽子扣在葉修頭上,即使退役兩人的粉絲加起來還是足夠造成轟動,要出門前自然需要好好裝扮。
  葉修邊感嘆這種自從露臉後要受的苦真麻煩邊抱起在腳邊轉的小狗,在門外看韓文清把門關好上鎖。
  「走吧。」
  「嗯。」

  車子駛向市中心最大家賣場,目的地是裡面的寵物用品專賣店,今天連葉修這個平時賴在家裡窩在電腦桌前榮耀的傢伙都跟著出門,原因無他,是時候該為家裡的新成員買些東西。
  兩個大男人站在成堆的寵物用品前,韓文清認真的看過一樣又一樣的狗食跟器具,反倒是葉修抱著小狗悠閒站在一旁看人挑,他對養狗並不像韓文清那麼陌生,畢竟家裡以前有隻叫小點的狗,但見韓文清嚴肅的臉上出現苦惱,他完全一點愧疚都沒有,換個方式說,他挺樂得見這人苦惱。
  幸好這家店店員不玩榮耀,不然可能明天就能上電競之家的頭條吧。葉修摸著小韓的頭放任腦袋胡思亂想,突然懷裡的小生物掙扎起來,溜出他的懷抱,爬到韓文清的手臂上,舔了舔抓著狗食的手指。
  幼犬吃哪牌的食物,就這樣沒爭議的定下來,接著挑頸圈繩子玩具也全讓小韓選,倒是省不少力氣。
  「不愧是我養的狗,果然聰明。」
  葉修為自家狗兒子點讚。
  韓文清對於葉修自誇表示不予置評,但對狗兒的聰明大感同意。
  「嗚嗚。」
  小韓高興地晃晃尾巴,叼著新得到的玩具球乖乖跟在自家兩位主人後面走。
  「老韓先買包菸,回去來打場當賭注怎麼樣?」
  「滾。」
  「老韓──」
  經過日用品賣場時葉修拿起一條菸,表情真摯的看向一旁的戀人,還來不及說更多的話,一團淺褐色的影子掠過他的手,手上的菸登時消失。
  看著小韓嘴裡的東西不知何時從球變成菸,葉修表示累感不愛,「……尼瑪,別因為我叫你小韓你就學老韓啊。」
  韓文清為小韓的行為點讚。
  「不愧是我養的狗。」
  「小韓你這吃裡扒外的傢伙!」
  葉修憤然,小韓搖搖尾巴把菸放在韓文清腳邊,轉過身去叼回自己的球。
  韓文清淡然表示狗食的錢我付的,怎麼樣也不算吃裡扒外,葉修摸摸鼻子,認了。
  但見韓文清還是往購物車裡扔了包菸,葉修笑得眉開眼笑湊上前親了他的戀人側頰一口,「老韓哥最愛你了。」
  「愛我還是愛菸?」
  「呵呵。」

2.

  葉修抱著小韓坐在副駕駛座,一邊跟韓文清閒聊一邊美孜孜地抽著菸,從車窗灌進來的的風帶走車裡大半菸味。
  風呼呼吹過,小韓趴在葉修臂彎上,一雙眼睛好奇的緊盯每個外頭不斷掠過的風景,以前的牠只是隻流浪狗,這點葉修跟韓文清在要養時就先確定過,幼犬身上的髒污也是兩人費好大的功夫才洗淨。
  在進入這個家之前,小韓只有被車子嚇沒有坐上車的經驗,對於每項跟人類共處的事都有相當大的興趣,注意力全放在窗外,直到一隻手拍拍牠的頭才順著力道望過去。
  「好玩嗎?」
  一張放大的笑臉在眼前,小韓把擱在窗框邊的腳踩上葉修的肩舔了人一臉口水,也舔過葉修的唇,被舔的人只能無奈先把菸捻熄,「別亂來啊我說,老韓會吃醋的。」
  「我幹什麼跟隻狗吃醋?」
  駕駛座上打著方向盤的男人道。
  葉修轉面對韓文清,一臉真摯,「愛呢?」
  「更何況,我覺得大漠比較愛我。」停好車拉上手剎車,韓文清抱起他拔出車鑰匙後立刻湊上來的幼犬,「下車吧。」
  「嘖。」

  走入已經訂好位的餐廳包廂,事先打過招呼小韓自然也跟著進來,此時正乖乖坐在桌角邊打盹,兩人面對面坐在燈光好氣氛佳的地方,葉修忍不住開了句玩笑說老韓你這是要求婚嗎?沒想到韓文清真的點頭了。
  「帶小韓出來買東西只是個藉口吧?想不到你這麼有浪漫細胞。」
  葉修注視韓文清執起他的手,把鑲著鑽簡單而大方的戒指套上他的無名指時,心裡一陣悸動。生命裡總會有那麼一個人,溫柔的對待你,陪你走一輩子。
  他們爭鬥將近一半的人生,習慣榮耀的戰場上有個對手,習慣台下總有目光注視自己,習慣彼此的存在。
  十年榮耀,十年宿敵。
  想到先前在榮耀特輯上看到的話,葉修忍不住笑出聲,在韓文清詢問的目光下伸出手,「不能只有我戴吧?」
  「韓文清,戒指。」
  伸手接過小絨布盒,拿出裡頭另只的戒指替韓文清戴上,葉修扣住與他一同打榮耀十餘年的手,一對戴在無名指上的鑽戒在燈光照射下,閃著微光。
  葉修盯著兩人手上的戒指半晌,「影響操作啊。」口氣裡卻沒多大嫌棄。
  「知道。」
  韓文清抽回手從口袋裡掏出條純銀的鍊子,放在葉修掌心上,收攏,「滿意不?」
  「勉強接受。」嘴上這麼說,他的眼卻盈滿笑意,「什麼時候帶我去領證?」
  「等過家裡那關再說。」
  「好。」
  看著精緻的餐點一樣樣送上,在服務人員退出後,葉修直接走過去坐在韓文清腿上,「來嘴巴張開,哥餵你吃。」
  「……把椅子拉過來坐。」
  「還沒結婚就嫌棄我,你行啊韓文清。」
  「你該減肥了。」韓文清捏了腰上的軟肉,「記得去遛狗。」
  「……」
  看著在桌腳邊睡成一團的小韓,再想想今天聽到寵物用品店店員說每天都要記得遛狗的話,再看看韓文清的臉色,葉修決定做垂死掙扎,「老韓我老了要打輪換,你一三五六日我二四!」
  「有你這樣打輪換的?」
  「你奇數天我偶數天!不能再多了!」
  「每天早上一起遛狗。」
  「說好輪換、唔──」
  葉修悲哀的發現,此時他坐在韓文清腿上根本是方便人直接放大招封住自己的唇。
  長驅直入的舌一遍遍舔過上顎與齒間,下頷被扣住讓他無處可躲,嘴與唇被恣意侵占,想反抗的手也被緊緊扣住,一點反抗的縫隙也沒有。
  「韓文清你等、等一……唔!」
  好不容易掙扎分開出一小段空間,葉修才剛喘口氣唇又被封住,韓文清的舌頭再度滑入,啃咬他的唇瓣,吸吮舌尖的同時身體敏感的輕顫。
  分開時空氣中拉出一條曖昧的銀絲,來不及嚥下的口水自嘴角流下,而後被操作大漠孤煙的手指抹去。
  「每天遛狗。」
  葉修氣喘吁吁渾身無力,只能癱軟在韓文清身上抗議不能。
  此時一團褐色毛茸茸的東西竄到椅子上,軟軟的舌頭舔過兩人交握的手,「汪汪!」
  「……老韓你養的狗。」
  「你撿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O球魚號 的頭像
OSO球魚號

↙★OSO社團部☆↘

OSO球魚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